从经验走向科学 医疗质量管理迭代密码

摘要

摆在国内医院管理者面前有一道共性考题——医疗质量管理和控制怎样从“经验”走向“智慧”,整体寻求突破已迫在眉睫。

来源:健康界 作者:桂克全


2017年12月23日,上台演讲的深圳市南山区人民医院院长骆旭东,开门见山抛出两个问题,顿时“噎”住台下数百名医院管理者,不知如何作答。这一幕发生在深圳市医疗质量管理典型案例交流会期间,主办方将论坛主题定为“数据助力科学决策,质控升华内涵建设”,重点探讨临床数据治理趋势。


骆旭东的设问源于一个医疗案例:某三甲医院曾收治一名38岁的STEMI患者,虽经积极救治却未能挽回生命,随后家属质疑医院延误诊疗要求赔偿。调查表明,患者当日来院由同事陪同,无亲属,医务人员紧急通知亲属到场并要求签署知情同意,致使患者到院195分钟后才接受PCI手术(标准:D2B≤90分钟)。最终的处理结果是,医院承担30%的责任,赔偿患者家属20万元。骆旭东延伸的问题在于,医院存在诊疗延误现象,究竟如何做到未雨绸缪;目前很多医院的管理方法难以发现潜在问题,到底如何做到全过程精细化管理。


事实上,这是摆在国内医院管理者面前的一道共性考题——医疗质量管理和控制怎样从“经验”走向“智慧”。显然,整体寻求突破已迫在眉睫。


罗乐宣


亟待消除的困惑


躬耕多年医院管理的骆旭东,直言不讳传统医院管理的痛点。比如,管理目标不够明确;决策缺乏依据;管理信息不够客观;管理措施欠缺效力;管理落实缺乏监督等。而这些,无疑是医疗机构奔向现代医院管理的“拦路虎”。


作为骆旭东改进医院管理的支撑力量,深圳市南山区人民医院质控科负责人郭梅梅,同样把视野跳出所在医院的围墙,纵论当下医疗质量管理的长与短。


在她看来,很多医院的医疗质量管理仍延续“统计上报”的传统方法,也就是定期上报各种指标的数据,如平均住院日、死亡率、均次费用等,接着在院内会议公布每个科室的统计结果,督促科室改进医疗质量。随后,科室查找原因和拟定改进措施,依旧普遍依据个人和团队经验,而非科学的决策依据。


正因为如此,医院中高层管理者推进医疗质量管理,往往遇到扑面而来的困惑,一连串的“如何”亟待找到答案:如何及时发现诊疗问题;如何持续发现潜在的医疗风险;如何决定管理优先级;如何考核管理措施的落地程度;管理者如何与临床有效沟通;如何定位已经浮现问题的性质……


论坛现场,两位给出同一把解题“钥匙”——激活临床数据的力量。


骆旭东


把好方向拐好弯


围绕医疗质量管理,数据究竟能扮演哪些角色?骆旭东在现场自问自答,并将其概括为“推动”和“拉动”两种。所谓推动,即数据帮助发现问题,推动医疗质量改进;拉动则是,数据助力找到问题原因,拉动医疗质量提升。


实际上,骆旭东的体会与国家政策一脉相承。


旨在加强医疗质量管理,规范医疗服务行为,保障医疗安全,2016年9月25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出台《医疗质量管理办法》。其中的第四章提到,“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开展医疗质量管理与控制”。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数据之于医疗质量管理改进有哪些作用?骆旭东继续侃侃而谈,医疗质量改进总体可分为5个阶段:项目定义阶段(捕捉问题);诊断阶段(能够改善什么);干预阶段(实施哪些措施);测量效果阶段(改进措施呈现哪些效果);可持续发展阶段(是否可以持续改善)。相应地,数据在第一和第二阶段能够帮助管理者发现关键问题,在第三阶段则助力制定和实施正确的解决方案,在第四和第五阶段便是“助攻”结果论证,厘清持续改进路径。


搭建医疗质量管理数据决策机制至关重要。


郭梅梅


与很多卓越医院管理者一样,骆旭东也强调把“理念转变”作为突破口,倡导以数据为基础的管理思维,引导管理者从经验管理向数据管理过渡。在此基础上,着眼于临床诊疗业务数据,构建院级、专科、专病三级评价体系,如专科质量评价体系覆盖重症医学专业指标、麻醉专业指标等。紧接着,组建囊括质量管理部门、信息部门、临床科室等多方协作团队,并搭建医疗质量决策支持系统,组织院内医疗质量改进培训和考核。如此这般,医院即可通过数据联接医院决策者、医护人员,甚至还有患者,促使全员参与医疗质量管理决策。


值得一提的是,注重“激活临床数据力量”的骆旭东曾参与一个合作,这促使他提升医疗质量管理的想法进一步落地生根。2017年5月,深圳市医学信息中心、深圳市南山区人民医院和华据医疗评估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签约,携手启动“医疗质量控制方法应用实践研究”。目标很明确,运用计算机智能识别和大数据分析算法技术开展研究,进一步完善医疗质量监测与分析模型,破解医院医疗质量管理缺乏实用化监测和分析工具的突出问题,同时为行业主管部门运用信息化技术开展医疗质量监管,探索新思路和新攻略。


时至今日,临床数据治理“南山模式”的效果立竿见影。


以急性脑卒中的治疗为例,“到院60分钟内开始溶栓治疗率”是最重要的指标之一。南山区人民医院运用质量检测与质量分析工具,提取和监测该指标的数据,分析存在的问题(患者配合不及时、护士人手不足等)并给出解决方案。目前该院行溶栓治疗患者到院60分钟内开始溶栓治疗的比率,从以前的20%左右(国内平均17%)提高到2017年11月的33.3%。


杨春水


抵达论坛现场的深圳市卫计委主任罗乐宣称,医疗质量管理是医疗管理的核心,南山区人民医院应用大数据改善医疗质量管理,实现了“智慧质控”,这种模式未来或将推广到深圳市更多的医院。同样认同南山区人民医院做法的还有中华医学会副会长饶克勤。他表示,如何将医院常见的“结果管理”上升为“流程管理”,以及如何将现有临床指南和诊疗规范有效落地,“南山模式”在一定程度上给出了答案。中山大学副校长肖海鹏指出,大数据应用应以问题为导向,这是实现其支撑医疗质量的生命力所在,华据医疗和南山医院以此为立足点,提供了一个值得借鉴的方案。深圳市医管中心主任王大平也谈到,运用大数据加强环节质控,预防甚至杜绝医疗问题发生,“南山模式”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临床数据治理“划重点”


携手深圳市医学信息中心、南山区人民医院开展医疗质量控制研究的华据医疗评估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长期从事医疗数据治理研究和实践。


陈晖


该公司CEO陈晖对临床数据治理拥有独到见解。在他看来,至今医院信息化技术发展已经走到第三阶段。第一阶段的核心特点在于“数据生产”,也就是作业流程电子化;第二阶段是“数据集成”,主要内容是数据迁移与交换;第三阶段是“数据应用”,侧重基于数据发现知识和做管理决策。


熟谙这一领域动态的他早早意识到,给医院“诊断”和“治疗”的临床数据治理,说易行难,当下的应用普遍面临困阻。比如,在医疗文本数据识别方面,数据总量多但完整覆盖和可直接计算的数据量少,伪大数据多但可使用的真大数据少;在医疗应用模型设计方面,数据需求多但具备应用价值的模型少。


面对这样的尴尬,陈晖带领团队专攻临床数据治理的核心技术,既优化文本数据的识别技术路径,同时提高语义识别的专业性,更改善应用模型的设计。种豆得豆,陈晖表示,得益于多种改良,华据医疗目前已实现“计算机识别准确率高达98.2%”,该系统也得到国内多家知名医院的认同和使用。


“临床数据治理技术的应用方向很广泛。”陈晖满脸欣慰告诉健康界:“可以用于医院运营管理、临床科研支持、公共卫生决策、医学教育辅助、专科流程建设、医疗质量监管等。”具体到医疗质量监管,可以用于区域医疗质量管理、院级医疗质量管理、专科医疗质量管理、专病医疗质量管理。



健康界了解到,华据医疗把团队研发的医疗质量监测与分析系统命名为“叡芯”,目前包括1套院级管理评价模型、7套专科评价模型、54套专病评价模型,覆盖50多个专病、涉及20多个专科,已应用于全国30多家三甲医院。“它能够客观准确监测数据、优化医疗服务结构、减少不良事件、平衡质量效益。”当谈到该系统的效用时,陈晖脱口而出,把结果概括为4个方面。


(本文系健康界原创,转载需授权。商务咨询:010—82736610—8877)


“大爱·精神”第二届公益微电影大赛火热征集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 了解详情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