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共读 | 梁启超:朋友多了路好走


有人说啊,这辈子你能遇见的人,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无论是爱还是恨,你不可否认的就是他们构成了你整个人生。

 

人生是逆旅,谁又是行人呢?

 

今日我们将一起共读是是解玺璋《梁启超传》的下部,也就是从第十一章到第十九章。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有书君要给大家留下更多的自读空间。

 

历史从来都是人物的交织而成的,你认识了梁启超,也认识了他周围的人。然后你会发现你爱上了其中一个人物,然后他成为了你在历史上了一个熟人,甚至隔着时空与他交个朋友,是否更有趣呢?

 

亦敌亦友:梁启超与章太炎。

 

章太炎在历史上可是一个满腹诗书学问极高的文人,他在文学、历史学、语言学方面都有极高的造诣。这样的人杰注定了有着一颗傲娇的心。

 

章太炎与梁启超的结识是因为那份《时务报》。章太炎与汪康年有旧交,对于办报纸这个主张汪康年和章太炎提到过,章太炎也很赞同。所以章太炎在接受到梁启超的邀请到上海办报的时候,没有迟疑就答应了。

 

为什么说梁与章亦敌亦友呢?

 

所谓的友,当然是两个人结交之后拥有着共同的志向并共同投身同一个事业。而所谓的敌就要从两个人的学术见解,作文风格,思想主张,政论之异等方面来看了。

 

最后梁启超与章太炎各自为赢的走着自己的路,这恰恰就是两人交情的有趣之处。

 

我独怜才:梁启超与杨度。

 

梁启超与杨度的初次见面是以一场辩论开始的,当时梁启超在时务学堂讲学。杨度入京参加戊戌年的科举考试。当时梁启超已负盛名。杨度只小梁一岁,年轻气盛,颇有不服。于是乎登门辩论就成了两人尴尬的开场。

 

索性大家都是情性之人,之后重会日本,惺惺相惜。已经不会计较当年的芥蒂,有的只是对彼此才智的赞赏。

 

功败垂成:梁启超与袁世凯。

 

 袁世凯可谓是梁启超的克星,有袁世凯出现的地方,梁启超准倒霉。梁启超与袁世凯交往不多,有交集的就是两次,但是都未能善终。

 

梁启超第一次与袁世凯打交道,是在光绪二十一年,康、梁在北京发起创办强学会,袁世凯参与其中。第二次就是在辛亥革命之后袁世凯复辟帝制,梁启超与其谋求合作,梁启超需要袁世凯的经济支持,而袁世凯看重梁启超的政治资源。

 

然而这两次的交往并没有取得成功,反而使得梁启超背负了许多非议。可见袁世凯注定是来克梁启超的。

 

志同道合:梁启超与蔡锷。

 

提起来蔡锷这个人,想必史上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他与小凤仙的风月之事,不管真假,都是近代史上的一段美谈。

 

蔡锷原名艮寅,字松坡。自立军起义失败之后,唐才常等人蒙难,他偶然躲过此劫,从此立志学习军事,投笔从戎,改名“蔡锷”。

 

蔡锷与梁启超是师徒关系,当时在时务学堂期间,蔡锷在梁启超的指导下读书。在戊戌政变之后,前往日本投奔梁启超,继续在其门下学习。

 

蔡锷响应武昌起义,不搞种族革命,这将蔡锷推到了时代的浪尖之上,由此蔡锷将军成为了时代风云中独领风骚的人物。

 

蔡锷与梁启超的师徒之情很是深厚,他坚信中国需要梁氏,治理中国,不能不重用梁启超。他力挺其师回国。可见蔡锷对于梁启超的信赖和敬仰。

 

共度时艰:梁启超与蒋百里。

 

梁启超结识蒋百里是通过蔡锷介绍的。蔡锷进入日本士官学校学习军事,梁启超曾为他疏通关系,蒋百里是他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是抱定了要军事救国的宗旨。因此,蒋百里入学也请了梁启超帮忙。

 

蒋百里与梁启超的结识使得日后梁氏有了一个可以共同度过艰难时期的伙伴。在回国之后,面临着清朝末期的大厦将倾,面对着国内的各种改革的浪潮,面对着各种的革命党派的起义,面对着内忧外患救亡图存,蒋百里与梁启超在各自的领域发挥着作用。

 

最后梁启超与蒋百里共同的推出政界,游历欧洲。这无疑就是一种退身务实,曲线救国的最好方式。此时的蒋百里与梁启超的情谊已经达到醇厚密切的程度。

 

忘年之交:梁启超与丁文江。

 

梁启超与丁文江结识,是在欧洲考察的时候,梁启超希望有一个科学家同行,有人向他推荐了丁文江,就这样丁文江与梁启超结识。

 

丁文江与梁启超年龄相差悬殊,可谓是忘年之交。可这一点不妨碍他们之间的交流。梁启超对于丁文江的思想很有影响。以至于之后,丁文江批评胡适不讲政治,不参与政治,希望少数的知识精英分子应该负起政治责任。这便是其主张的“好人政治”。而这是在梁启超哪里获得的思想。

 

梁启超逝世之时,丁文江为其处理身后事。梁启超的追悼大会上,丁文江是这样写的: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

在地为河岳,在天为日星。

 

承前启后:梁启超与胡适。

 

胡适,是现代著名的学者、诗人、历史学家、文学家、哲学家。因为提倡文学革命而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

 

胡适的母亲与梁启超同岁,胡适与梁启超确是两代人。两代人之间的故事体现的是:传承与创新。

 

胡适少年的时候很敬仰崇拜梁启超,将其当做自己的榜样。这要追溯到他到上海之后,入了梅溪学堂。在这里,他第一次读到了梁启超的文章。

 

而胡适第一次与梁启超会面是要在多年之后,胡适从国外留学归来,回到北京的第二年。梁氏很是愿意接见这个后生晚辈,虽然两人在政治上谈不到一起,但是还可以谈论学术,很是融洽。

 

师生高谊:梁启超与徐志摩。

 

徐志摩这个多情的男子,出现在历史上多半与林徽因在一起被提及,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徐志摩是梁启超的徒弟。而他拜梁启超为师正是其前妻张幼仪之兄张君劢介绍的。

 

徐志摩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才子,自然他与林徽因、张幼仪、陆小曼三个女人的纠葛被世人反复戏说。不可否认的是徐志摩的确是一个浪漫的才子,无论是对于爱情还是对于学业。

 

梁启超游历欧洲回来,推崇罗素的学说,称赞他的人格:“这是真正学者独立不惧的态度,这是真正为人类自由而战的豪杰。”

 

于是徐志摩也满腔热情的去英国寻罗素去了。

 

 如此看来, 男人之间编织成的历史,让人读起来更具有淋漓的痛快之感。


—— THE END ——


推 荐 阅 读

 国学共读 | 梁启超:我听见有人在背后夸我美貌

国学共读 | 梁启超:家风,才是真正的家庭不动产

国学共读 | 满门俊秀:梁启超与其子女

国学共读 | 梁启超背后的女人

国学共读 | 梁启超与康有为、黄遵宪、谭嗣同的故事

国学共读 | 梁启超与孙中山、汪康年、唐才常的故事



泽雨,有书智库领读达人。


阿成,长岛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微信号:fac792。新浪微博@阿成Alan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